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情

《纽约时报》:中国是如何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

行业资讯 | 2019-03-12 331

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作为地球上最古老的持续文明体之一,它已经从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农业社会变成了一个工业经济强国。在过去将近50年的时间里,中国实施的改革使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预计很快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2018,中国改革开放40年。


纽约时报11月18、19日做了专题报道《中国规则(China Rules)》,从经济、政治、文化、互联网、全球化等角度,对中国立体式的360度X光透视,让人重新了解中国。


关于“它是什么”的问题,答案已经十分明显:从美国隔太平洋相望,我们看到世界上有了一个新的超级大国——一个美国经济、政治利益的对手


但关于“如何”的问题,则是另外一回事。一片曾在西方被普遍,并带有一些不屑地——称为共产中国的土地,是如何转变为房产拥有者、互联网用户、大学毕业生以及——根据某些统计——亿万富翁的数量上领先世界的地方?一个曾经与世隔绝、经济岌岌可危的国家,如何将极端贫困率降至不到1%?又是如何实现世界大部分地区无法企及的社会经济流动性的?也许最重要的是,一个全盘否决西方经济学家普遍认知的国家,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有望超越美国经济并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时刻的?


这一系列的问题,他们的看点是什么?走进科学在此提供这个年度策划的简要概览。

中国的增长涉及许多临时起意的决策


在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之父——去世后的不确定的年代里,中国领导人摸索着前进的道路。那是在20世纪80年代,彼时,这个国家已经历了数十年的经济动荡。


在中央集权政府实施数十年全面的“计划”,使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陷入危机后,中国当局知道,他们必须要尝试一些别的东西了——但是做什么呢?答案远不明朗。


“中国经济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发展了如此之长的时间,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强国的转型,曾经看上去那么遥不可及。这其中有多少次腾跃是临时起意的、孤注一掷的想法?!”潘公凯(Philip Pan)在“中国”系列报道开篇中写道:中国领导人所做的最主要的事情,是谨慎接受资本主义,同时仍然保持原有制度,接着就是超过四十年的高速发展。


世界可能曾经认为,它可以改变中国,在很多方面确实如此,但同样的,中国也改变了世界。

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已经恶化到几十年未见的程度


1971年,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A·基辛格秘密访问北京,开启了美中两国接触的新时代。当时的举动是基于这样一种心态:增加贸易和投资将使美国更安全,中国更繁荣,两国都将从中受益。但在对华鹰派,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史蒂芬·K·班农等人的鼓励下,几十年的交往最终要让位于一场贸易战。班农认为,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这一观点影响了特朗普的政策制定。


在一篇深入探讨美国对华外交基调变化的文章中,马克·兰德勒写道,基辛格和班农堪称与中国公开往来时代的一对书挡。柏凯斯(Keith Bradsher)和袁莉认为,尽管拒绝了西方经济成功的秘诀及其关键要素——开放,中国仍然崛起了。中国根据自己的条件采取改革措施,成功实现了增长,为企业提供了更多自由,同时对经济的关键杠杆保持了控制。


而现在,中国开始加大力度。为将经济从国家控制的枷锁中拉出来,中国前任领导人邓小平曾进行了数十年的改革,但在其中一些政策上,现在已经改变了方向。新的内、外部压力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测验这个模型。

社会流动性:“美国梦”焕发在中国


长久以来,美国梦给那些愿意勤奋工作的人提供了一条通往更美好生活的路径。但中国史无前例的经济扩张所创造出的经济环境,使北京比巴尔的摩可能更容易实现向上的流动。尽管总体上中国远不如美国富裕,但在一些关键领域,中国正在超越西方的对手。


民调显示,它有着世界上最乐观的民众之一。发生了什么变化?中国发生了现代历史上没有先例的经济扩张。8亿人口摆脱贫困!这是美国人口的2.5倍。家庭内部的收入急剧增长,子女的收入超过了父母。




预期寿命大幅增加。中国人口曾经占世界贫困人口的很大一部分。现在它成了世界中产阶级人口的很大一部分。长期的经济衰退可能造成重大损失,专家警告说,如果中国不能解决企业高债务水平,或者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鼓励创新,那么中国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增长和收入水平停滞不前。人口问题也是一颗定时炸弹:中国正努力在人口老龄化之前增长财富。但就目前而言,经济曲线似乎还在不断上升。






与美国一样,中国的贫富差距仍然很大——但最贫穷的人群中,中国人要穷得多。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近5亿人口(约占人口的40%)每天的生活费不到5.50美元。但从某些方面看,中国社会比美国更平等。


以下是世界主要国家不平等和收入流动性的名次:


如今,中国的人均经济产出为12000美元,十年前该收入为3500美元。这个数字在美国要高得多,是53000美元。然而,几乎没有分析师怀疑,中国还会有更大幅度的增长。以下是迄今为止中国现代人均收入增长的比较:




教育和私营企业是实现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路径,政府和人民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只要努力工作,任何人都有机会过上好日子,哪怕是农民的孩子。


49岁的徐丽娅(音)曾在中国东部海岸的浙江省耕种农田。以前她家每周只吃一次肉,每天晚上她要和七个亲戚挤一间卧室。后来她拿到奖学金上了大学,开了一家服装店。现在她拥有两辆汽车和一套价值超过30万美元的公寓。她的女儿在北京上大学。“多少年来的贫穷害苦了中国老百姓,”她说,“现在社会并不完美,但穷人也有了同富人竞争的资源。”

基础设施建设:世界,中国造


从柬埔寨到南非,中国一直在为大坝、桥梁、港口和发电厂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有人描述这是“现代马歇尔计划”——马歇尔计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重建运动,为许多持久的军事和外交联盟奠定了基础。


中国在这方面采取的措施,即“一带一路”倡议,更大胆、更昂贵,风险也更高。在努力赢得新联盟、开拓新市场的同时,中资项目正在重塑金融和地缘政治关系。但受惠国和中国的代价可能都很高。


中国在过去10年里通过数十亿美元的赠款、贷款和投资进行的近600个项目,放在一起,它们显示出中国战略。


随着中国将注意力集中在其近邻身上,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它还通过军事力量在南海投射实力。



制造业:中国如何接管你的电视机


为了建立能够与西方巨头相抗衡的尖端产业,中国创造出一种新的制造模式。


经济学课本为发展中国家列出了一个常规路径。首先,他们生产鞋子,然后是钢材。接着,他们转移到汽车、计算机和手机。最终,最为先进的经济体会处理半导体和自动化方面的生产。随着他们爬上生产阶梯,他们一路上会抛下一些较为廉价的商品。这是美国、日本和韩国走过的路径。但中国正在试图通过包揽一切的方式,推翻经济学定律。


中国卖给世界其他地方的东西经历了不断的演化。它正以极快的速度和前所未有的规模,生产手机和电脑等更为复杂的产品。然而,中国也仍在生产更多的廉价产品,比如玩具、雨伞和梳子——它们曾是中国经济的主打产品。“中国制造”不再意味着便宜货,或者仅仅是在中国组装的产品。


中国知道自己存在的问题。正在电动汽车、半导体和移动技术方面大力投资,是一个重要战略。此外,贸易战也让中国愈发明确了自己决心。“贸易战的初步结果让中国显得是弱的一方,”北京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刘瑞说:“但正是这种较弱的地位让中国觉醒了,迫使我们改变路线。”



科技竞赛:

中国如何打造自己的互联网

今天,中国拥有世界上唯一一些能与美国媲美雄心的互联网企业。



在用智能手机付款取代纸币,把科技巨头变成消费经济的重要守门人这些方面,它比美国领先不少年。它发生了一场创造性表达的大爆炸——短视频、播客、博客、直播——它们理应消除任何关于中国文化沉闷、因循守旧的观念。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把Facebook和谷歌Google拒之墙外的网络空间里。它受到成千上万审查人员的管控,在数据的采集、存储和分享上受到严格控制。中国领导人喜欢他们自己创造的这个互联网。如今他们希望将这个国家的人才和科技能力引向一个更高远的目标:营造一种可以产生世界领先企业的创新驱动经济。不久前,中国科技公司最出名的地方还是对硅谷的抄袭。




但灵感的流动现在是双向的。美国社交媒体管理者从腾讯和今日头条那里借鉴把用户粘在他们手机上的最新诀窍。


Facebook近日借鉴了TikTok,一个在西方青少年群体中风靡的中国服务,推出自己的一款极其相似的应用,可以制作搞怪的短视频。如果西方人对此感到意外,那是因为他们误以为中国的威权主义统治是敌视科技的。


从某些方面看,中国科技公司受到的束缚比美国公司少。且看大数据在美国引起的反弹,对Facebook等巨头分拆的呼声,以及数码产品成瘾造成的忧虑……这些对中国公司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在中国,几乎只有一条规则,很简单:不要危及政府。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公平竞争。创业公司可以惊人的速度取得超大规模的成功,也可以惨烈地失败。由于知识产权保护薄弱,他们可以肆意相互剽窃——这对奖励创新而言是一件坏事,但对于因此获得大量选择的消费者来说不是,与此同时,大量资金正源源不断涌入创业创新的产业。